行情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行情信息 >

从备受冷遇到战火重燃 水处理PPP“标配”有了新变化,水处理,PPP项目,污水处理-环保在线

作者:分选机 发布时间:2020-07-06 11:43 浏览:

  “水处理+PPP模式”还香吗?
 

  环保在线小编注意到,7月2日,广西防城港市城区污水处理厂及管网改造工程PPP项目发布资审结果,其中包括华邦建投、广西路建工程集团、贵州路桥集团、汇通建设集团、广西北投环保水务集团在内的五大联合体。
 

  也就在金属分选机前,南宁市武鸣区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PPP项目公布“入围者”名单,6大联合体入围。包括广西环保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交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中交投资有限公司、中交金属分选机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及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另前述6家企业分别为联合体牵头单位)。这其中,不乏省级环保平台企业的身影——广西环保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作为联合体牵头方尤为抢眼。
 

  据悉,这两大涉水项目的总投资分别为26.32亿和12.16亿,投资总额超38亿。
 

  竞逐热潮背后,“熟面孔”不再
 

  无独有偶,6月中旬,项目估算总投资额高达30.34亿元的宿迁市金属分选机城市西南片区水环境综合整治PPP项目一度引来数十名企竞逐,让业界惊呼重回“抢项目”的盛况。更早之前,投资分别为59.09亿的成都市龙泉驿区的两大流域治理大单、12.65亿的山西铜川市漆水河水环境治理工程PPP项目及20.67亿的南京市六合区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PPP项目……不断刷新水处理PPP市场热度。
 

  投资体量巨大、以PPP模式招揽群雄,是这些水处理项目的共同特征。在建设内容方面,项目不再局限于单体污水处理厂,取而代之的是在此基础上加入管网,新建管网打包纳入整体运作,存量管网则采用长期委托运营。此外,覆盖整体流域的基建设施建设、水环境治理、水生态系统修复等多个板块的综合“服务包”亦频频亮相于水处理PPP项目。
 

  这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前述项目候选者更多以联合体方式负责技术,工程往往被建筑类央企独占。尤其在宿迁市金属分选机城市西南片区水环境综合整治PPP项目的投标申请人中,除长沙市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金属分选机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外,其余11位候选人均以联合体形式亮相且大多为专注城镇基建设施的央字头企业、地方国资。
 

  “当下国资加速布局水处理PPP项目,这是三年前去杠杆和民企败退环保领域的自然延续。”以2019年生态环境PPP项目为例,国有企业(国有独资或控股)占64.90%,民营企业(民营独资或控股)占30.95%,外资企业(外资独资或控股)占4.14%。这也与“未来环保民企将更多集中在技术、产品及服务创新上”的行业观点不谋而合。
 

  被冷落的“肥肉”是把双刃剑
 

  但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曾被环保企业视作“肥肉”的水处理PPP,却受尽冷眼。
 

  在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看来,与两年前相比,每年水务领域PPP项目总的投资规模至少减少了一半。截至2019年底,管理库入库项目中涉及水环境治理项目数量2559个,总投资17485.20亿元,其中已落地实施的项目1386个,总投资10238.84亿元。也是在过去一年里,多个地方的污水处理PPP项目被叫停,追根究底多为资金不足。
 

  而水处理PPP项目遇冷,根源在钱和风险。尤其在去杠杆、稳金融等宏观政策的冷却下,危机开始浮现。随之而来的“学费”,让不少环保人都印象深刻。根据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数据统计,在100多家环境上市公司里,超过18家头部企业碰到了资金难题。这其中,近8成企业拥有大规模黑臭水体治理、河道治理等非经营性环境项目。
 

  若仅从污水处理来看,其属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合作周期通常为25—30年,资本金占投资金额的20-30%。前低后高的付费模式下拉长付费期限,项目的投资风险相对更小,项目融资相对成本较低。但如今,水处理PPP项目早已从单体项目蜕变至系统“工具包”。毕竟,水污染防治不是治理完就结束的,要从投资、治理、运营到后期保障,是一个完整服务链。
 

  动辄几亿到几百亿的投资规模,往往也对企业现金流带来了较大考验。但在愈发重视效益的环境治理时代,“依靠过度举债的资本驱动模式已不适合现阶段产业现状。”环保专家骆建华曾说道。回归规范化、专业化、精细化,成为环保企业对水处理PPP项目的诉求。
 

  一场以提质为名的新风向,蓄势待发
 

  进入2020年,环保+PPP有了新范式。
 

 

 

Copyright © 石家庄北泽杨机械厂版权所有 备案号:冀ICP备19001210号-2 技术支持:爱企科技

搜索